你给大爷笑一个

要不大爷给你笑一个?

——对了,我锁屏的密码是…
——我知道,那天的日期…你妈妈去世那天
——不对,是我遇见你的那天

费渡同学太可爱了,让我再摸一次鱼🐟🐟🐟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骆闻舟看了看天花板,又看了看地板,弯腰抱起了体态厚重的骆一锅,捏着猫爪问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大爷个名分?”

费渡一顿,随后他也没吭声,低头在方才剪下来的铁丝里翻翻找找,剪了一截长度合适的,十分灵巧地用尖嘴钳拧成了一枚三个圈叠在一起的螺旋形戒指,吹掉上面的碎屑,凑在嘴边亲吻了一下,然后转身跪下。

骆闻舟和骆一锅一起炸了毛,同时往后一靠,骆一锅撞到了骆闻舟的肩膀,骆闻舟撞到了墙。

费渡:“尺寸肯定是正好的,你愿意戴上吗?”



三天看完了《默读》后的极速摸鱼,他们俩怎么这么可爱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