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缘修道半缘君

临床医学在读
画画的时间是海绵里的水
Wish you all the best

花城微微松开了一点手,对谢怜道:“这样摇,你试试。”

谢怜便学着他的样子,摇了两下。花城却道:“不对。”

虽是在说谢怜做的不对,但语气却低柔至极,耐心至极。说着,花城再次托住了他下面那只手,左手也探了出来,覆在谢怜压着盖子的右手上方,低声道:“是这样。”

如此,谢怜两手的手背便都被花城的手心覆住了。



这是我觉得除了长明灯河外最美的一刻了。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评论(1)

热度(28)